rss

政府如何处理外交官家佣奴役问题

العربية العربية, English English, Français Français, हिन्दी हिन्दी, Português Português, Русский Русский, Español Español, اردو اردو

下载PDF

美国国务院(U.S. Department of State)
​监控与打击人口贩运办公室(Office to Monitor and Combat Trafficking in Persons)
华盛顿特区(Washington, D.C. )
2018年6月

政府如何处理外交官家佣奴役问题

各国政府在处理外交官家庭佣工奴役问题上面临特殊挑战。这是一种形式的人口贩运,涉及外交官和在国外供职的国际组织官员雇用的家庭佣工。尽管很少有外交人员会让家庭佣工遭受强迫奴役或其他形式的剥削,但一旦有这种情况发生,它给东道国政府造成十分严重和棘手的问题。

外交使团人员及其家属可以在其派驻国享有多种司法豁免权;被派驻到另一国家的 “外交代表”或具有同等地位的外国政府代表(如常驻联合国代表[Permanent Representative to the United Nations])及其配偶和子女,尤其享有刑事和大多数民事司法豁免权。除非其本国政府放弃豁免权,否则这些外交代表不得受到指控或起诉。外交官及其直系亲属还享有人身不可侵犯权,这意味着对他们不能逮捕或拘留。外国政府的其他代表,如大使馆的行政和技术工作人员,没有这样充分的特权和豁免,但也有可能免受东道国的民事、行政和刑事司法管辖。

外交使团成员享受的典型豁免权被规定在《维也纳外交关系公约》(Vienna Convention on Diplomatic Relations)中,旨在让接待和向其他国家派遣外交官员的所有国家对等互利。《公约》也责成外交人员尊重东道国法律,并含蓄承认一种长期存在的特权,即外交人员在派驻海外时可以携带外籍家庭佣工。

家庭佣工的处境往往使他们极易受到作为雇主的外交官的剥削。他们通常只是因为受外交官之聘才得以合法地居住在做工的国家。因此,他们可能会因为感到别无选择而一直陷于受剥削状态。而且,由于不熟悉工作所在国的语言、制度和文化,他们除外交官家庭以外,与社区隔绝。在外交官和家庭佣工之间存在巨大势差,前者是拥有一定身份的政府官员,而家佣很可能背景低微,文化水平或语言能力有限。此外,家庭佣工通常会被告知外交官具有特殊地位,因而他们可能以为,追究责任的法律不适用于自己的雇主,寻求帮助是没有希望的。

但是,已在开始形成的一个国际共识是,外交官应对剥削家庭佣工承担责任。

例如,人们越来越理解,外交官及其家属所享有的豁免是有时限性的。《维也纳外交关系公约》规定,外交官在离开其职务后享有有限的豁免权,豁免权仅限于他/她受委任期间的“官方行为”。聘用家庭佣工被普遍认为不是官方行为,因此,在一些外交官因涉嫌有虐待行为而被取消身份后,家庭佣工曾成功地对他们(及其配偶)提出起诉。

以下几方面内容概述了美国政府和世界各地其他东道国政府当前采用的一些有创意的方法,从“预防、保护、起诉”(Prevention, Protection, and Prosecution)模式中的各环节入手,解决外交人员家中的家佣奴役问题。

预防

  • 要求外交官所雇外籍家庭佣工在抵达所驻国之前,拥有以他们能够理解的语言制定的书面合同;合同必须包含对工作时数、工资、假期和医疗保健的具体规定。许多政府还禁止雇主扣押家庭佣工的旅行证件和身份证件。
  • 要求家庭佣工亲自在东道国政府(通常是外交部礼宾处)登记。登记给予家庭佣工一个机会,在没有雇主在场的情况下与东道国政府代表见面,讨论他们的工作条件,了解他们的权利和义务。家庭佣工通常会领到一个需要定期更新的身份证,上面包含可在需要时取得帮助的联系信息。
  • 在具备有效银行系统的国家禁止以现金支付工资,要求直接将工资存入以家庭佣工本人姓名开设的银行账户或以支票支付。这些措施可以为在发生薪资纠纷时提供客观证据。此外,许多政府设有最低工资标准,并且对从工资中扣除食宿费用的做法完全禁止或规定限度,以便限制旨在掩盖压低工资的过度扣除。
  • 限制任何一位外交官可以同时雇用家庭佣工的人数,以便确保其能够支付所承诺的工资,同时禁止家庭佣工亲属陪伴,以免这些家属自身可能受到剥削。有家人陪同的家庭佣工有可能因为害怕配偶或子女失去居住身份而更不会举报虐待现象。
  • 在颁发签证前,要求家庭佣工显示能够理解东道国的至少一种语言。
  • 在外交人员被派往海外前,提供如何对待家庭佣工的培训,并制定内部的外交机构人力资源政策,对在派驻海外期间虐待家庭佣工的外交官实行处罚。

保护

  • 将有关外交官剥削家庭佣工的可靠指控提交派遣国使团大使,并要求对指控作出及时回应。有些东道国政府可能还会采取预防措施,在指控得到圆满解决以前,限制为外交使团成员要求雇用的其他家庭佣工签发签证。
  • 与外国政府进行外交斡旋,促进对其外交官民事诉讼的最终法庭解决和/或付款,包括缺席裁决。如前所述,在丧失外交官身份后,一些前外交官及其家属受到过去家庭佣工的成功起诉。
  • 鼓励作为雇主受到家庭佣工严重指控的外交官解决问题,酌情向家庭佣工提供补偿,即使在其所派驻国家没有正规的法律补偿措施。
  • 设立其他解决纠纷机制,调解外交官与家庭佣工之间的争端。
  • 在执法机构和社区非政府组织之间建立伙伴关系,确保逃离人口贩运的家庭佣工能够得到住所和帮助。

起诉

  • 采取郑重行动,追究外交人员的责任。例如,如果东道国执法当局建议,若某一外交官没有豁免权,就将对其所犯严重罪行(包括人口贩运)进行起诉,那么东道国可以要求派遣国放弃豁免权,以便提出起诉。如果未能获得这一豁免,这名外交官和家属可以被要求离开该国。
  • 把针对某一外交官剥削家庭佣工的可靠指控转交执法部门接受调查。
  • 提出将前外国外交使团成员——必要时及其家属——列为国际刑警组织(Interpol)的“红色通告”对象。作为国际体系中的警示标志,这会提醒全球执法部门,此人受到另一国家政府的通缉,对其有逮捕起诉令。

  • 此翻譯是出於禮貌而提供的只有原始的英文來源才應被視為具有權威性。
    电子邮件更新
    欲注册获取更新信息或设定您的用户偏好,请在下面输入您的联系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