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国务卿迈克尔·蓬佩奥(Secretary Michael R. Pompeo)出席新闻简报会时的讲话

Français Français, English English, العربية العربية, हिन्दी हिन्दी, Português Português, Русский Русский, Español Español, اردو اردو

Secretary Michael R. Pompeo at a Press Availability
美国国务院
发言人办公室
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Washington, D.C.)
2020年3月25日
新闻简报室(Press Briefing Room)

 

国务卿蓬佩奥:诸位早上好。我想在介绍今天部长级会议的情况前先谈谈伊斯兰国呼罗珊分支(ISIS-K)声称在阿富汗发动袭击一事。ISIS-K声称今晨对喀布尔(Kabul)某锡克教(Sikh)寺庙和社区中心发动了袭击。20多名无辜民众在这次事件中丧生。美国对此骇人听闻的暴行表示谴责。阿富汗人民理应得到未来的自由,不再受ISIS-K等恐怖主义活动的威胁。尽管该国面临各种政治挑战,阿富汗持续的和平进程仍然是一个重要的机会,有助于阿富汗人团结一致,共同为达成政治解决方案进行谈判并建设抗击ISIS-K暴行的统一战线。我们鼓励全体阿富汗人接受这个机会。

现在谈谈今天的会议。

今天,七国集团虚拟部长级会议(Virtual G7 Ministerial)并不是我们在会议筹备之初考虑采取的形式。但我很高兴我们有机会举行这次会议,即使是采取电话会议的形式。

我感谢在匹兹堡(Pittsburgh)的有关人员为筹备现场会议提供的支持和帮助。遗憾的是我们不得不取消这种形式。当然,今天会议最紧迫的议题是武汉病毒——我们都承诺采取透明的方式抗击病毒,全世界各地都需要这样做。

我向我们的七国伙伴明确表示,特别是我们的意大利朋友和欧洲其他地区的朋友,美国仍坚持尽一切可能帮助他们。上星期日,美国空军(United States Air Force)派C-130运输机为意大利运送了医疗物品。美国军队还最后敲定相关计划,将从当地余下的医疗设备中匀出一些给我们的意大利朋友。

此外,我国民营工商业、科技行业、非政府组织和宗教团体正纷纷响应提供帮助的号召。美国民间慈善组织撒馬利亞救援會(Samaritan’s Purse)在意大利北部疫情最严重的克雷莫納(Cremona)建立了有68张床位的临时医院,最充分地体现了美国人民声名远播的乐于助人的精神。

我们花了大量的时间讨论我们如何共同抗击这种病毒,但我们仍然高度注意世界各地的其他种种挑战。这些挑战可分为以下几个类别。

首先,我们花了大量的时间讨论各专制主义国家构成的威胁。中国共产党对我们的健康和生活方式构成了一个重大威胁。武汉病毒的爆发明显地表明了这一点。中国共产党构成的威胁还有损于我们七国集团国家共同繁荣和安全赖以生存的自由和开放的秩序。

我要求各国每一个人休戚与共,共同保护联合国和其他组织,防备其恶劣影响和专制主义。我们七国集团国家必须倡导我们关于自由、主权、良好治理、透明和问责的共同价值观,同时也促使联合国坚持这些原则。

这次会议还谈到很多涉及俄罗斯的问题,要求俄罗斯对入侵乌克兰承担责任。东乌克兰的实际进展必须从俄罗斯信守明斯克协议(Minsk agreements)的承诺为开端。我还重申一个简单的事实:克里米亚(Crimea)属于乌克兰。美国永远不会承认俄罗斯试图进行的并吞。

我们还花时间讨论了其他一些非法扩散行为构成的威胁。

在伊朗问题上,我感谢各国通过对马汉航空公司(Mahan Air)发布禁飞令等行动,要求该政权为其恶劣行为负责,并认定所有的真主党(Hizballah)和其他伊朗支持的恐怖主义团伙为恐怖主义组织。

我们采取施加压力的行动,目的仍然在于敦促伊朗采取正常国家的行为。我要求我们七国集团的伙伴进一步加入美国的行列,特别应该与美国采取共同立场,保证伊朗永远不再获得核武器。

同样,七国集团和所有的国家都必须坚持以共同的立场敦促北韩恢复谈判,同时坚决对其非法的核项目和弹道导弹项目施加外交和经济压力。

我们深入讨论了我们面临的另外一个任务是解决长期存在的各种冲突。

在阿富汗问题上,我们讨论了有关和平进程的事宜。我向他们介绍了我最近进行访问的新情况,并谈到我们如何才能使阿富汗内部的谈判真正获得成功。

我们还花时间讨论了叙利亚问题。俄罗斯

、伊朗政权、真主党和阿萨德(Assad)政权正在那里通过人道主义灾难对欧洲造成威胁,同时阻挠按照联合国安理会2254号决议(UN Security Council Resolution 2254)达成政治解决方案。

我们谈到了利比亚。那里的领导人必须采取克制态度,缓和局势并拒绝有害的外来干涉,通过认真参与联合国居间调停的讨论决定利比亚的未来。

在缅甸问题上,会议一致——共同支持缅甸的民主转型、经济改革和为抗击恶劣影响付出努力。

缅甸必须解决若开邦(Rakhine State)的危机,保证做到为屠杀事件的受害者伸张正义,追究肇事人员的责任,其中包括高级军事领导人。

最后,我们都同意坚持狠狠地打击恐怖主义。伊斯兰国发动的恐怖主义袭击,例如我今天刚开始时谈到的事件,以及“基地”组织(al-Qaida)的有关活动在沙黑尔(Sahel)地区日益嚣张。该地区需要获得更好的治理,同时我们的伙伴需要分担责任,不仅在该地区,而且在全世界争取恢复和平与稳定。阿尔及尔进程的马里和平与和解协议(Algiers Accord for Peace and Reconciliation in Mali)签署方必须全面执行协议。

即使我们无法现场出席会议,但我们的会议取得了成功。特朗普政府(Trump administration)一如既往忠实于我们的盟国和伙伴,愿与他们一起通过这类具有建设性的多边形式共同努力。

至此我乐意回答几个提问。

布朗(BROWN)先生:肖恩(Shaun)

问:谢谢国务卿先生。接着你今天关于七国集团的评论——我想提到明天沙特主持的20国集团(G20)虚拟会谈。你关于中国的信息是什么?现在是与他们合作的时候呢,也许在病毒问题上,还是要与他们针锋相对?你提到美国承诺协助七国集团伙伴。那么中国呢?他们在向世界各地提供口罩等很多援助。你认为这是一个积极迹象吗?你认为这是我们应该警惕的事吗?美国本身或许愿意接受援助吗?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说我们或许会。

或许我可以就此再提一点。德国《明镜周刊》(Der Spiegel)说,在七国集团会议上,你想让他们使用“武汉病毒”这个词,并也许在伙伴国当中引起一些分歧。是这种情况吗?你认为这个名称如此重要,以至需要被纳入国际文件吗?谢谢。

国务卿蓬佩奥:让我先来回答第一个问题。我们在整个这场危机——这个从中国武汉开始的危机——中希望与中国共产党合作。我们做了努力——你们会记得——从一开始的那些日子,要将我们的科学家、我们的专家派到实地,以便我们能够帮助针对在中国那里开始的情况作出国际反应,但是我们无法做到。中国共产党不允许那样做。

你们也会记得,在这一开始,当这明显是一个问题的时候,中国当时知道,他们是第一个知道这个病毒对世界有风险的国家,他们一再延迟将这个信息告诉全球。

所以,是的,我们极其迫切希望和全世界每个国家一道努力。这是一场全球疫情;美国希望与每个国家,包括中国,一道努力,找到解决办法,保全尽可能多的人的生命,尽可能多的人的健康,然后恢复我们被武汉病毒损害的经济。

所以我们——我们有准备与他们一道努力,我们有准备协助他们。我们也希望中国人民好。这个情况也在中国造成许多人死亡。这不仅仅是界外中国的事。但非常重要的是,我们要确保处理正确。今天七国集团国家对中国一直并且继续在造势有意散布虚假信息有很多讨论。你看到这点。你在社交媒体上看到这点。你在中国共产党内高级人士的话中看到这点,谈论这是不是一个美国——由美国带到中国的。我得说,这是疯话。今天七国集团每个成员都看到它——这个虚假信息的宣传。中国现在在全球进行少量销售,声称他们现在是所发生的事情中的正直善良的角色。现在不是指责的时候;现在是解决这个全球问题的时候。我们今天专注在这点上。这是七国集团成员的全部精力所在。但是今天上午与会的每一个国家都深深意识到中国共产党为了转移对这里真正发生的情况的视线而进行的虚假信息宣传。

谈到那份声明,我一向认为这些会议的正确答案是要确保我们发出相同的信息。我确信,当你听到其他六位外长谈话时,他们将对我们今天所谈的情况有一个共同理解,我们将谈到我们达成共识的事情,我肯定他们将表达在数个方面——如联合全面行动计划(JCPOA)——我们对此存在战术分歧——以便取得我们的战略结果。不要误解,今早会议上的所有人都非常专注于确保我们不仅解决与武汉病毒相关的健康危机,而且也解决我们正在回应的全球面临的经济挑战。

布朗先生:阿尔萨德(Arshad)。

:阿富汗

国务卿蓬佩奥:是的先生。

:星期一,在你的书面声明中,你说美国将立即把对阿富汗的援助削减10亿美元。首先,你要削减的具体是什么?其次,加尼总统(President Ghani)今天上午据报道向他的内政、国防和财政部长发布了将他们的安全预算总计削减10亿美元的指令。看起来他对失去美国的援助并不是特别担心。你对此做何反应?第三,只要塔利班(Taliban)遵守其不攻击美国军队及切断关系的协议,而且不管加尼总统和前行政长官阿卜杜拉(Chief Executive Abdullah)是否能解决他们之间有关选举的争议,美国都准备按计划执行从阿富汗撤军吗?

国务卿蓬佩奥:我在一个因为十分确切的原因而没有多少人旅行的时候去了阿富汗。我去那里是要确保阿富汗领导人知道美国在那里的利益,以及所有“坚定支持特派团”(Resolute Support Mission)数年来在那里发挥的作用,并敦促他们履行他们在联合声明中做出的承诺——也就是说,阿富汗领导人已做出了一系列承诺,即他们将会遵守的事项,但到目前为止他们还没有履行。我去那里是要和他们讨论我们能如何协助他们来兑现这些。

说实话,这真令人失望。那里——我去那里试图推进解决的这场已经存在的政治危机——关于你的观点以及你刚刚提到的声明,我还没有看到那些声明——我们需要阿富汗的所有政治领导人汇集在一起:加尼总统、阿卜杜拉博士,以及所有那些对于推动阿富汗前进、为阿富汗人民创造和平与和解以及改善阿富汗人民的生活有共同利益人,组成一个能坐下来同所有阿富汗人展开广泛的对话、在阿富汗内部进行谈判以解决这一系列有待解决的问题的团队。这是我们对阿富汗领导人的期待。这是我去那里的原因。这是我所谈到的。这是我们在会谈期间未能实现这一点而做出有关宣布的原因。这是我们宣布说美国准备削减对他们的安全援助的原因。我们将继续努力并说服所有各方,包括塔利班在内*,现在是在阿富汗实现和平与和解的时候了。

在那里的美军态势,我们已经向我们所有的伙伴表明,我们将在向前推进的过程中继续进行评估。我们有承诺。而且在我们实施这项计划时,我们将观察有关条件。我们谈到过这是一项基于若干条件的计划。我们将继续遵守那些条件,以使所有各方都在我们努力向前推进的过程中遵守那些条件。最终,所有人都知道,而且我见到的所有人——我不仅会见了加尼总统和阿卜杜拉博士,而且会见了安全领导人,我在多哈(Doha)会见了毛拉巴拉达(Mullah Baradar)——他们每一个人都知道这不会通过阵地上的枪炮得到解决。这将通过一个政治进程得到解决,而且现在是所有阿富汗人都汇集在桌前开始这个政治进程的时候了。

我仍对我们能达及目标感到乐观。时间是关键。

:什么——你要削减什么?什么是(听不清)你正在——

国务卿蓬佩奥:请提下一个问题。

:——你说要立即削减?

布朗先生:我们有请后排的米歇尔(Michel)。

:谢谢你。谢谢,国务卿先生。

国务卿蓬佩奥:先生,请。

:国会有人谈到要让中国为冠状病毒疫情负责,因为它隐藏了信息,而且他们要求中国赔偿美国及世界的损失。你计划——本届政府计划起诉中国或要求中国赔偿吗?还有关于叙利亚,国务院已要求该政权释放囚犯,其中有美国公民。你计划在该政权不履行的情况下对其施加任何压力吗?

国务卿蓬佩奥:你的第二个问题,我们已要求叙利亚释放所有遭到非法关押的人,不仅是美国人,还有其他人。我们还已敦促伊朗伊斯兰共和国也这样做。我们认为在这个时候,在这些人面临巨大的健康风险的时候,纯粹基于人道主义——不考虑其他应有原因——这是——即他们首先是被非法关押的,我们认为这是一个做出人道主义协助的好机会,允许这些美国人回家并回到家人身边。

至于第一个问题,这将由国会决定。我现在不做这个工作了。将由国会决定想要如何推进。但正如我之前所言,今天不是相互指责和问责的日子。我们需要阐明供全世界每个人获取的信息是可获取的。这意味着每个人都做到完全透明,包括中国共产党在内。这是一种持续性挑战。我们仍然需要来自中国共产党的良好信息,有关那里发生过的情况以及该国国内继续存在的病毒程度。我们需要准确、透明的信息,正如我们要求从全世界每个国家那里获得的一样。但将会有一个恰当的时间。当我们已能应对这场危机之后,当我们已能让这些经济体重新站稳脚跟之后,世界将会有机会来评估所发生的一切责任何在。

非常感谢大家。祝大家有美好的一天。


此翻譯是出於禮貌而提供的只有原始的英文來源才應被視為具有權威性。
电子邮件更新
欲注册获取更新信息或设定您的用户偏好,请在下面输入您的联系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