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在国际妇女勇气奖(International Women of Courage Honorary Awards)授奖仪式上发表的讲话:天安门母亲

English English

美国国务院
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Washington, D.C.)
2020年6月4日
副国务卿斯蒂芬·比冈(Stephen Biegun)
凯利·克里(Kelley E. Currie),全球妇女问题无任所大使,全球妇女问题办公室(Office of Global Women’s Issues)

 

全球妇女问题无任所大使凯利·克里:在中国,今天是一个庄严的日子。31年前的此时此刻,人民解放军部队开始在天安门广场用枪和坦克对示威民众进行清场,杀害了人数不明的民众。

副国务卿先生,今天我很荣幸与你共同出席活动。我很高兴地介绍从加利福尼亚州(California)远程出席活动的童屹女士。童屹女士是1989年天安门广场示威的学生领袖之一。

副国务卿斯蒂芬·比冈:谢谢你,克里大使。童屹,我很荣幸与你共同出席活动,即使是远程参加活动,因为我们在这个重要的日子表彰“天安门母亲”(Tiananmen Mothers)。在全世界,她们已成为以人类精神力量抗击暴政的象征。

31年前,中国共产党在天安门广场屠杀了数以千百计的民众。国际社会每年纪念这些被害者,他们的家人也每天都在思念他们,亲人永远活在他们心中。对于这些家庭来说,他们的儿女、兄弟姐妹、父母亲遭到的命运从来没有被中国共产党承认。他们最后的安息之地也不为人知。

面对悲痛和丧失亲人的遭遇,这些家庭表现了无比巨大的勇气,冒着极大的生命危险继续要求追究责任,讨回公道。

在今年的纪念日到来之际,我很荣幸地代表国务院表彰这些受害者勇敢的母亲。她们被称为“天安门母亲”。她们坚持冒生命的危险揭露中国共产党的面目,为逝者伸张正义。最开始时有一名母亲要求了解儿子真实的消息,她现在已83岁高龄,基本上遭到中国共产党的软禁。她们现在已经发展到数百人,这些母亲仍然集体要求得到答复。

这些做母亲的已经为揭示真相与中国共产党抗争了30多年。中国政府力图压制她们的声音,但她们的呼声越来越响亮,世界各地对她们的声援也日益强烈。

今天,我十分荣幸地向 “天安门母亲”授予国际妇女勇气奖,表彰所有的天安门母亲。 她们勇敢地坚持真理、尊严、正义,表达了我们所有人的心声。克里大使和我很荣幸地表彰她们怀着悲痛的心情数十年长期要求伸张正义的努力。谢谢童屹代表她们接受这个奖项。我希望你能说几句话。

童屹:谢谢国务卿比冈和克里大使。

你们要我代表“天安门母亲”接受这个特别的奖项,我感到很荣幸,也有些不安。很多在中国境内受到压制的母亲比我更有资格领奖。

我是1989年天安门广场示威活动的参加者,也是大屠杀的见证人。上世纪90年代初期,我也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帮助其中一些受害者家属与丁子霖教授和“天安门母亲”取得联系。这项工作需要帮助人们克服恐惧。这种恐惧的心理不言而喻,因为政府始终视死伤者为罪犯,不是受害人。

31年前,大约就在这个时候,我在天安门广场以西大约两英里的复兴门附近与北京民众在一起。我们能听见从西面更远的地方传来机关枪的声音,枪声越来愈近。为了阻断通道,大家在我当时所在的地方将铰接式巴士横在路上并点烧了这些车辆。午夜后不久,军队的先头部队到了,开始移走燃烧的巴士。坦克也到了,士兵们向愤怒的人群开枪滥射。在离我几步路的地方,有两人倒下了。路过的车辆停下来,急忙把他们抬上车送往医院。后来我再也不知道这两名倒下的人怎么样了。

但是对于17岁的蒋捷连的命运,大家都有所了解。当时大约一个小时前,在这条同样的死亡大街的西面,蒋捷连对一名同学说,“我觉得我中弹了。”然后他倒在地上,再也没有站起来。他是丁子霖的儿子。正是因为这个主要的原因,这位正直的教授冒着个人面临的巨大危险开始奔走呼号,并将在大屠杀中丧失亲人的其他人组织起来。“天安门母亲”就此诞生,后来发展到数百人之众。从那时开始至今,年复一年,面对政府持续不断的监控和骚扰,“天安门母亲”始终努力争取公开哀悼遇难亲人的权利,要求获得各界提供的人道主义捐助。她们呼吁停止对遇难者家属的迫害,释放因涉及1989年示威活动被监禁的所有人员,同时公布大屠杀事件的全部真相。

中国共产党及其政府从未回应过她们的诉求。习近平上台后,对天安门母亲的镇压比以往有过之而无不及。

随着时间的推移,她们的人数已逐渐减少。丁子霖教授的丈夫在2015年去世。她在2018年1月30日给我手书的信中说,她余生只准备待在家里。在她居住的居民楼里,大家都知道她是唯一每天24小时受到“特别保护”的人。她在信中还写道:

(从英文转译)“谢谢你惦念我。你提醒了我,我有责任让关心我的人知道我还活着。”

“我不再期待在剩下的日子里还能为天安门逝去的灵魂伸张正义。我尽力了,但没能做到。”

“我唯一的希望是,尊严地生,尊严地死。两年前,我尽我所能帮助我丈夫尊严地离去。从现在开始,我的命运掌握在老天手中。”

中国共产党希望随着“天安门母亲”的去世,她们会逐渐被遗忘。但这有可能吗?我表示怀疑。今天,在这场大屠杀31周年之际,这个特别的奖项有助于继续保持和增强人们的记忆——记住1989年逝去的灵魂,也记住他们为之献出生命的自由和民主的事业。

副国务卿斯蒂芬·比冈:童屹,谢谢你参加我们今天的活动。


此翻譯是出於禮貌而提供的只有原始的英文來源才應被視為具有權威性。
电子邮件更新
欲注册获取更新信息或设定您的用户偏好,请在下面输入您的联系信息。